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六月, 2017的博文

刘仲敬:三国史五问

问:诸葛亮的北伐在最好的情况下,能否进取关中,取得刘邦汉国或者西魏的地位?但也有一种观点说北伐是诸葛亮治蜀的战略失误,认为蜀汉应当像吴国几十年锲而不舍讨伐山越一样,致力于征服整合南蛮,一可以培养将帅和军伍,二可以融合荆州新人和益州旧人,三可以增设郡县,开发编户资源——诸葛亮若取此策,会不会像秦国毁灭了巴蜀的命运一样,毁了滇黔?以诸葛亮的游士型人格,能不能接受这种深耕基本盘的国策? 刘仲敬:诸葛亮只能抓住为时不久的短暂时间,因为老一辈的人日渐凋零。渴望向汉献帝忠心,在曹公刚刚起家的时候仍然是关东的主流意识形态,但是经过几十年混战以后,大家都已经泄了气了。曹魏制造舆论、声称受天命取代汉朝以后,愿意复兴汉室的人越来越少了。诸葛亮要想反攻中原,跟蒋介石想反攻大陆一样,依据的社会基础是一代比一代薄弱的。他如果不抓住最后这一点时间的话,那就跟《出师表》上说的那样,他从中原地带各州纠合而来的这批具有国际性视野、见识过过去汉家威仪的人才都要死光了,他们死以后,接替他们的就只有巴蜀本土上的地方性人才,这些人是生在汉朝解体以后,他们从来没有离开过巴蜀,也没有见过巴蜀以外的东西,对古老的汉朝没有任何感觉,以为成都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这些人有没有能力北伐还是另外一回事,他们恐怕根本就不会有足够的认同来复兴汉室。
诸葛亮是在跟时间赛跑。北伐固然很难成功,但是还有一线希望,错过了这一线希望,等到三十年以后,老一辈人死去,那他们都会变成台独分子了,也就是说变成蜀独分子了,他们会像以前的先辈拥护公孙述独立一样。公孙述也不是巴蜀本地人,但是当时的郡县制度还不彻底,郡守虽然是中央调来的外地人,但是郡守周围的幕僚还都是本郡的人,这些本郡的人撺掇着公孙述,支持他搞了独立。诸葛亮如果长期不北伐,等他周围的老臣老将都死后,他自己也死了,新一代的人必然会跟着谯周这样的人走,必然会产生出自己的本土派势力,必然会把巴蜀和平演变成为一个独立势力,把汉室的旗号丢到一边去。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事情,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以前的一切努力都算是白做的,所以只要有0.001%的可能性,他都一定要北伐,因为再微弱的、细若游丝的这一点可能性也比完全没有可能性要好。
东吴那是另外一回事。孙氏和陆氏这样的联合政权是一个地方武力和地方土豪的联盟,他们本来就没有资格继承汉室的衣钵,称帝也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在蜀汉和曹魏相比之下矮人一头。他们本来就是…

刘仲敬:藏史九问

问:阿姨,请问您觉得,图博文明的起源是本土性强一些,还是外来性(受印度、波斯影响)强一些? 刘仲敬:图博人种上的来源,大概跟缅甸西北部、克什米尔、中亚的人口是基本相同的,趋势仍然是由西向东逐步移动。在古老的象雄王国和喜马拉雅山,开始的时候,这些邦国基本上是像珍珠链一样沿着这条路线展开的。但是这时候的几个古老文明的前体,还没有表现出现在跟图博或者是东南亚各国或者是古羌、古蜀相似的特征。
这些特征开始出现的时间,大概也就是比三星堆稍微早一点,而且跟后来的图博性格不一样。后来的图博王朝开始具有现在这些特点的话,时间大概不会早于萨珊波斯的时代。它和更加古老的文明前体——那几个分离的文明前体之间的关系,目前没有充分的证据。现在的图博地区,在它形成一个可以说是统一的文明结构以前,它一开始的可查的主要交通线是沿着喜马拉雅山南麓那条交通线,来源当然是现在的印度地区,通向现在的东南亚,但是那时候的印度和东南亚也不是现在这个意义上的文明前体。
我们现在可以鉴定认为,图博的这个文明体开始出现以后,很明显,它受萨珊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它产生的那个时代,大概就是鲜卑人在华北开始建立政权的同一个时代。这两种性质的政权都受外伊朗系统的非常强烈的影响,从衣食住行到政治体制和文化。此后几百年,则是以西北印度和恒河中游为核心的印度、尼泊尔的影响占压倒优势。大概维持到相当于元明之际的时候,随着佛教在印度本土的衰落,这条路线也渐渐地衰敝,但是始终没有完全中断。
问:图博帝国的吏治化程度,究竟有多大? 刘仲敬:严格来说,图博从来就没有产生过吏治国家。它给人留下特殊的吸引力,主要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它开始的时候,前图博时代的文明是若干个邦国。图博帝国明显是封建性的,它解体以后,教团和领主的斗争当中,教团依靠蒙古人的势力,逐步地牺牲了领主而占了上风,但是教团的统治本身也是封建性的。它和日本是亚洲两个封建性最强的地方。这两者在东亚的特殊吸引力就是,它们虽然离吏治国家非常之近,但是却始终能够抗拒吏治国家的影响。
问:图博封建时代,萨迦、帕木竹巴、仁蚌巴、藏巴汗、甘丹颇章这几个政权的歧视链该如何排? 刘仲敬:绛曲坚赞的政权【1358~1618】①是图博封建制度的最高峰;然后是藏巴政权【1618~1642】②,可以排第二位;甘丹颇章③【1642年开始】可以排第三位;萨迦【1265~1358】④排第四位。 ———— 1、1158年,噶举派…

刘仲敬:元史问答

问:我认为蒙古人进入中原以后没有建立起一个有效的秩序,对秩序起的是一种破坏性作用。

刘仲敬:我认为你关于元代的看法是很成问题的,这是通俗的一种解释方法,但是它里面错误和歪曲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不是说元代在中原无法建立秩序,只是原封不动地维持下去;而是它在中原,不如说它在整个帝国境内,建立了另外一种儒家知识分子无法理解的秩序,然后遭到了儒家知识分子的歪曲和否定。就我们所看到的情况,元朝是一个多种族、多文化、多体制的地方,它让像刘基这样的儒家知识分子感到无法忍受,就是因为它不接受儒家帝国认为天经地义的那些金科玉律。按照这些知识分子的想法就是,你征服了,我们可以让你一起统治,你任命儒生当大臣,我们也不管你少数民族的出身,我们继续按照原有的郡县制统治。

但是蒙古人不是这么做的,它实行,我们可以说是封建统治,也可以说是部落统治,但是这无关紧要,就是说,它实行了多种习惯法和混溶的体系。成吉思汗把草原各部落的习惯法做了一个总结,构成了大扎撒,也就是成吉思汗法典。我们如果再对照一下西方历史,那你就可以把它跟日耳曼习惯法总结的过程相比,加以对照。原来的法律是什么呢?你是谁,就用谁的习惯法。这一点后来被歪曲成为对汉人的歧视。例如有这样的案例就是说,最典型就是这样的:蒙古人杀了人,付多少多少烧埋银,南人杀了人以后砍头,这是不是歧视你压迫你?

但是其实这不是。蒙古人的规矩是这样的,各人行使各人的习惯法:草原的习惯就是这样的,杀了人赔钱;同时,宋朝的成文法是这样的,谁杀了人,官府砍谁的头。蒙古人不动脑筋,他们不像是中原地区的统治者那样,喜欢,我是太祖皇帝,我要立下一个太祖宝训,子孙都要根据太祖宝训办事;我是儒家知识分子,我要把孔孟的经典念一遍,以后大家都按照孔孟的经典办事。但是蒙古人不是这样的,他们简简单单地把他们统治下的各部族、各种传统都混在一起,我承认你们全都是合法的,各人继续按照各人的方法办事,以最低成本办事。大家不要以为这种办法很野蛮,儒家知识分子认为这是野蛮的,我们不要忘记,大英帝国就是用这种方法来统治的。

问:我认为元代的蒙古人在进入中原以后就皈依了汉文化。

刘仲敬:我觉得这说法是有大问题的,就是说,从元代进入中原的蒙古人并不是简单地皈依了汉文化,而是后人在叙述过程中间,采取了高度选择性和偏差性的叙述的结果。你要是从原始材料来看,情况比这要复杂得多。确实有个别的蒙古人改了汉姓,变成士大夫吟…

刘仲敬:江淮问答

问:吴越有上海、杭州等一系列大都市,而江淮则一穷二白,那么江淮应该如何进行历史发明呢?

刘仲敬:江淮原来是贸易区的中心,在大运河贸易比海上贸易更发达的地方,它的历史资源实际上是比吴越更丰富的。至于后来之所以没落了,那关键就是受大一统和流民上升之害。两者之间是有连带关系的:大一统摧毁了作为社会中坚的阶级,而自然而然的给流民文化的上升构成了极大的机会;而流民文化等于是起了一个填补真空的作用,由于大一统摧毁了各地方的特色,使流民在各地之间易于流动,又进一步恶化了原来就已经恶化的社会生态。所以江淮的历史发明,其实鲁国、郑国和中原地区的历史发明也都要强调这一点,就是说,我们原来在孔子时代是很NB的,就是被大一统害了,大一统的罪恶要构成我们历史发明的核心。

问:您认为哪些江淮地区的历史人物适合把头像印在本国钞票上?请列举五个。我的初步设想是李鸿章、丁汝昌、冯玉祥、段祺瑞和张治中,您看合适吗?

刘仲敬:冯玉祥和张治中不行。第一,他们是匪谍;第二,冯玉祥与其说是属于江淮区,不如说是属于黄淮流民区,这两者的政治性质和组织性质都有很大的差别。匪谍尤其不行。匪谍是替共同体的破坏者服务的,替国际共产主义服务的,不适合当一个民族国家的象征。而且江淮民族最古老的两个创始人你把他们漏掉了:一个是江淮经济体系的真正创始者,淮南节度使杨行密;另一个是江淮文明的远祖,著名的徐偃王,是周朝的死敌,唯一能跟周天子分庭抗礼的力量。如果把他们两个人都给删掉的话,那么这个江淮国就好像是美国的立国神话中间,把华盛顿和林肯这两个人都删掉一样,显得非常不正常。

问:请详细介绍下您提到的那两位对江淮国影响深远的重要人物。

刘仲敬:江淮原先的政治体制是有利于小邦的,所以它产生了大多数比较热爱和平和物质生活、而不太善战的众多小邦。但是周人兴起以后,这种格局被打破了。周公第二次东征,把奄和蒲姑这两个东夷的大国消灭了,导致大批东夷人南下冲击淮夷,也就是江淮所在的领地。这个冲击导致了江淮的建国运动,产生了江淮大国徐国。徐偃王就是江淮各国以盟主身份产生的大国领袖。他在江淮系统中的地位,相当于齐桓公在诸夏中的地位。也就是他把江淮各国联合起来抵抗周人的进攻,而且一再取得大胜。在极盛时期,他的势力差不多跟周天子相等,是东西对立的局面。杨行密呢,则是近世江淮经济区和政治体系的创始者,他建立了以扬州大运河为核心的经济体系,后......【1分钟时间…

刘仲敬先生文集(总目录)(止2016年12月31日)

刘仲敬先生文集(总目录)(止20161231日)
:止2016年12月31日,刘仲敬先生网上可见文字整理主要有以下六部分:数卷残编言论集(1-66)、刘仲敬书评、讲稿集(1-88)、刘仲敬论文集(1-20)、刘仲敬近现代人物评论集(1-25)、刘仲敬问答集(1-27)、刘仲敬诗词集(1-4)。由于版权原因,正文内容不再公开,只公开目录。如有需要,请微信联系(微信号:liuzhiqiang_222)。——云远
1、数卷残编言论集(1-66)(目录) 2、刘仲敬书评、讲稿集(1-88)(目录) 3、刘仲敬论文集(1-20)(目录) 4、刘仲敬近现代人物评论集(1-25)(目录) 5、刘仲敬问答集(1-27)(目录) 6、刘仲敬诗词集(1-4)(目录)
1、数卷残编言论集(1-66)(目录)
2、刘仲敬书评、讲稿集(1-88)(目录)
(一) 壹刘仲敬:论国史 贰刘仲敬:论儒学、秦学、马学 叁刘仲敬:项王耻渡乌江,韩侯甘居胯下——《史记》书评 肆刘仲敬:无恒产者:始于宾师,止于私属——《东观汉记》书评 伍刘仲敬:“三代以降,风俗之美,未有及于东京者”——《后汉书》书评 陆刘仲敬:汝颍之士利如锥——《后汉书》书评 柒刘仲敬:清谈,清流之余绪——《三国志》书评 捌刘仲敬:南蛮校尉诸问题——《南史》书评 玖刘仲敬:行仁义而国亡,天胡为乎此醉——《梁书》书评 拾刘仲敬:畀无疆之孓遗,阖秦望之川薮——《陈书》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