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卷残编:阶级与性别

数卷残编:阶级与性别

性别和阶级的关系非常密切的,所谓一决雌雄。满洲在吴越面前,一直是男性形象,可是在日本面前,就变成楚楚可怜满洲娘了。辫子本来是男性象征,遇上俄罗斯人,哥萨克就说衣服都要绣花,第一眼看上去简直是女人。法国人和西班牙人在意大利打仗,觉得意大利人像女人一样扭扭捏捏玩小聪明。

英国人和德国人对所有拉丁人的看法,跟法国人和西班牙人看意大利人一模一样。罗马人对希腊人,希腊人对波斯人,河中人对印度人,突厥人对埃及人,所有西方人对所有东方人,所有蛮族对所有顺民,都是这种看法。

阿敏撤军的时候,明人自己承认,不是我们打跑的,是满洲人自己厌倦了,如果不是永平遵化的官绅,男请为臣女请为妾地拖赖,人家早就走了。盛京宫廷内部一直是贰臣像今天流亡美国的民主派一样,鼓动蛮族入关。真蛮族的想法是打赢了就带上战利品回家,不能让皇帝得到太多降虏而坐大。这个想法,跟川普反对全球化和中国奴工颇有相似之处。

亚力山大的贵族强迫他撤军,也是出于同样的理由,你在老家只是酋长联席会议主席,到了东方就会变成专制君主,我们这些贵族可不愿意跟降虏平起平坐。皇太极是政治家,想搞檀渊之盟,开放口岸贸易,并不想做南朝皇帝,而且明确地害怕变成金章宗。李自成入京,是满洲人意料之外的偶然事件。多尔衮最初也是也是克林顿的想法,看在人道主义份上临时拉你一把,以后看情况发展,结果就陷在里面,搞成债转股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刘仲敬先生文集(总目录)(止2017年06月30日)

刘仲敬:费拉研究

刘仲敬先生文集(总目录)(止2016年12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