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卷残编:两种美国外交

数卷残编:两种美国外交

克林顿是美国左翼精英的嫡系继承人,她的外交政策流淌着罗斯福的血脉。美国从海上瑞士变成世界罗马,民主党的贡献比共和党更大。民主党的外交哲学是预防性的集体安全机制,用可控的警察行动消灭不可控的战争。在世界各国秩序输出能力不均等的情况下,克林顿倡导的预防性集体安全哲学要求世界帝国和世界警察的时刻在场。北约作为集体安全机制的集大成者,有效地完成了将热战变成冷战的使命。克林顿从未掩饰她的目标,建立以美日印澳为核心的安全体系。该四国安全机制在新「凉战」当中扮演的角色,精确相当于北约在冷战当中。挑战者在这样的体系当中,找不到短期奖励或死亡陷阱的诱惑。美国的合作者在集体安全体系当中,没有恢复行动自由的机会。


川普的外交哲学是美国优先,但无孤立主义的内涵。他要求万国为罗马的保护买单,不要继续搭美国子弟兵的便车。谁愿意自己保卫自己,就应该鼓励、而非限制他们。川普的美国优先体系如果有充分的时间磨合,也会达到新的平衡点,然而在磨合的过程当中,不可避免会出现众多模糊地带。美国秩序的合作者扮演独当一面的角色,机会甚大。美国秩序的挑战者舍不得错过转瞬即逝的机会窗口和薄弱环节,可能性更大。1930年代的游戏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能以交换角色的方式重演,但由于世界警察的单方面优势,任何危机都会在全面升级以前,造成美国秩序强化的必要性。这样造成的结果,会比集体安全机制更加赤裸地体现西泽主义的风格。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刘仲敬先生文集(总目录)(止2017年06月30日)

刘仲敬:费拉研究

刘仲敬先生文集(总目录)(止2016年12月31日)